32BAR

玩个游戏 突然扎心

Talking is not my thing.
在各个社交平台上迁徙,依旧找不到安定的出口。

一夜的辗转反侧就让我自以为参透了人生孤独苦闷。

我累了真的累了(;д;)   终于秒回了,然而只有两个字

永远别把彼此变成特别的人。
只是个枷锁,束缚住那个深情的人。

非常骄傲,非常沉默。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情书

林乔夏:

喜欢你的时候,
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心脏是柔软的,
灵魂又覆上铠甲。
你是我为数不多的软肋之一。
你最能轻易使我快乐。
你也最能用一点点冷漠让我难过。

我很懂事的,
不代表我不会内心汹涌。

你人生中陆陆续续出现的人们,
请不要让他们与我相提并论。
虽然我表情木然,实际上妒意横生。

你是特别的。
我也要是特别的。

内心里长存着的笃定,
是彼此还要陪伴着走过更久远的岁月。

你是我疲惫生活中的一味灵药。
每次想到你,都觉得自己应该变得更好。

因为喜欢你的时候,
我变得一点办法都没有。





225电台:

#渴望#

"Now you say you're lonely

You cry the long night through"

 

之前看到一段话

洗一个澡 看一朵花 吃一顿饭

假使你觉得快活

并非因为澡洗得干净 花开得好

或是菜合你口味

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

 

一直觉得“渴望”是个可怕的词

它比“希望”更强烈和歇斯底里

好像一旦开始渴望 人就失去了自我

像是被无底的黑洞吸引

像是被伊甸园的苹果诱惑

像是已经被荆棘禁锢得鲜血淋淋

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拼命去抓去够

 

有时候希望自己要的少一点

因为一旦开始渴望

内心就往往被牵制从而难以平静

而我最讨厌这种感觉

 

——CouchPotato


烟月可知人事改:

看到一个这样的问题,大意是说“为什么有人喜欢发了状态又删掉?”


有些人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喜欢,想删就删了。


如果从我的角度来解答的话,就是:其实有些话,我是不太敢在社交网络上讲出来,我觉得那是一种自我暴露,是一种令人羞耻和尴尬的行为。


当一个人拥有比较宽泛丰富的人际关系时,他的社交语言往往是比较简单的、口语化的、生活化的,是一种自然而近乎浑然天成的;当一个人拥有比较敏感脆弱的内心,使用比较狭窄单一的人际交往模式(并且时常对如何处理人际关系而陷入纠结)时,他所表述出来的语言就会愈发……艰涩、抽象,其背后是某种从精神之中解构出来的物质,并有极大的几率能贴近生活的本真。


对于后一种人来说,发即删消息是为了宣泄,是一种抛却心防、让自我暴露出来得以喘息的行为,然后“自我”的戒律会很快苏醒,镇压“自我”的解放。


我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种人。


我不认为我对“我”有很深的认识,“我”是很混沌的,是一种无法明确表述的东西,那种感觉就像是不用镜子想要知道自己的后脑勺长什么样子。


想想别人的后脑勺,大概就是用这种方式。


“What you are you do not see, what you see is your shadow”——《飞鸟集》

晚安

玫瑰方圆•邱鹏飞:

喂,你迟到了,我不怪你
每每想到你独行了那么山和大海来与我相遇,真是难为你了。我也窃喜,能在人山人海里一把就抓住你。
这时候的你懂事而不世故,成熟而不倚老卖老。
你早已明白爱与喜欢,也不会嚷着要陪伴。不再纠结对的人,这次就完美。你知道能在一起自然圆满,如若不然老天自有安排。

——邱鹏飞